笔趣阁 > 未分类 > 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 > 第十一章教坊初调(下)(灌肠玉势塞菊)
    茎壁被撑着,纵使此刻算是趴着,一股胀痛的感觉也是昏天卷地般地袭来,小腹快速膨胀起来,整个身体也像是因为腹部的快速胀大而升起,偏偏背上的两只手死死按着自己,被撑大的浑圆的肚皮狠狠与地面摩擦着,谁也不肯有丝毫让步,有一瞬间,顾沅觉得可能自己要被撑爆了,可是水流却还是没有停止。

    胀痛已经变成了绞痛,肚子像是有什么妖物搅动一般使劲地翻腾,铺天盖地地疼袭来,顾沅已经全然忽略了水流是什么时候停止的,又是什么时候被一个木塞堵住的,绝色的五官有些微微变形,充斥着脑海中的全是翻腾着排泄出来的万般羞辱的渴望。

    身上的力气已经全然丧失了,眩晕的感觉也随之传来,贴着地毯的脸看向一侧的景只觉在失去控制似的翻腾。

    就这样死去吧,了了这惨淡的一世吧,别人她真的顾不得了啊。

    生理泪水早已染湿因为挤压脸被贴在地毯上的那块。

    清风看着时辰差不多了,上前两步手伸向顾沅的膝弯,一用力用最原始的姿势抱起了顾沅,而清水则利落地放了一个木盆,拔掉了菊芯处的木头塞子,几乎是立刻,“噗”一声巨响,顾沅的眼前发黑,珍珠大的泪花落了下来,菊茎内的液体连同脏污噼里啪啦地落到木盆之上,还伴随着“噗噗”的轻响。

    清水轻柔地揉着顾沅的肚子,两人全然不顾已经彻底崩溃大哭的顾沅。

    这样的情形两人早已司空见惯,灌肠调教虽是简单的调教,但却是最容易让一个人真正意识到自己下贱的身份的。

    灌肠自始至终的姿势,翠绿的竹管,温热的液体,无时无刻不在羞辱亦或是折辱一个妓或是一个奴。

    “滴滴嗒嗒”液体砸向木盆的声音逐渐停息,似是无意,清水给顾沅看了一眼盆中污浊带着些气味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