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分类 > 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 > 第十九章杖责清风「po1⒏υip」
    次日清晨,顾沅醒来之时便觉得腿间酸痛极了,稍稍一动弹都是呲牙咧嘴的疼痛,双臂也是格外酸痛地被绑在床头上,小腹更是有一股子饱胀的感觉,灌肠提醒着顾沅这种感觉必定是里面有着什么东西一样。

    门缓慢挪动的感觉,清风打开机关走了进来,解开顾沅的束缚,清清楚楚地看到腕间因为捆绑留下的红痕,又扶着顾沅坐到床沿之上,腿间的红穗子耷拉下来,一夜的时间,干了不少。

    顾沅被搀扶着咬牙站了起来,两股却还是瑟瑟发抖着,再加上小腹里的东西直直往下坠着自己,还没有到盥洗的地方,顾沅便跪到了地上,清风也只好在这里就给她灌肠。

    顾沅都觉得自己被灌了好多次了应该是习惯了,不曾想就是加上小腹原本就被灌入的东西那种肚皮要被撑破的感觉又来了。

    清风这次没有为难她,很快便给她排了,肮脏的液体噼里啪啦砸向木盆,顾沅也习惯了这分外屈辱的声响。

    顾沅再次跪地手撑地,清风取下花穴处的那根玉势,果真见白灼液体流出,清水稍稍给她拿竹管冲洗一下,只见清清的液体流了出来,这才作罢。

    “这是太后娘娘赐的暖玉,奴婢给您戴上。”

    清风直接给顾沅塞到了花穴里,这暖玉十分滋补人,长期佩戴不仅可以起扩张之用,还可以增加茎壁弹性。

    洗漱完后又是一碗汤药入口。

    顾沅身子和情绪都是疲疲地,吃了两口早膳就直接回床上躺着去了,无聊间又开始回想昨晚的云雨,不一会便又睡着了。

    晚上时候又被喊了起来,最后顾沅双手又被绑在床头上时这才意识到昨天的流程竟是又来了一遍。

    顿时感到一股子烦躁,但也是无可奈何,只觉得自己这般撅着屁股等着让人干倒真像是一只母狗。

    顾沅也明白自己的处境,心想这几日新鲜过去也就罢了。

    可是竟然一连半月,宁远天天来,烦躁与不耐一点点地在自己的心中升腾。

    晚上里里外外都被洗干净之后就被绑在床上,抹上春药发青一般地等着让人操,然后就是被操,白天又是被洗干净之喝一碗苦水,随后便是昏睡,醒过来之时又是一个循环,顾沅的耐性实在是被磨掉了。

    以至于这日清风呈上那碗汤药时,顾沅毫不犹豫地伸手打翻了,吓了清风一大跳,连忙收拾了碎片劝慰顾沅,只是顾沅一直是油盐不进的样子。

    清水气得跺了跺脚,自然不会惯她这毛病,直接就往外跑去了,清风连忙起身去追眼看着清风跟李公公说了些什么,清风一脸无奈地回去继续收拾。

    过了一刻钟多一点,清水就回来一脸幸灾乐祸地对着顾沅说,“皇上让您过去。”

    顾沅心下也有些害怕了,也知道必是讨不了什么好果子吃,思虑之下开始耍赖就是不过去。

    清水气极反笑,不老实还怂。

    清风无奈,给了个眼色,顾沅身上只穿了一件薄纱,她拿了那件披风给她盖上,两人架着她便去了。

    李公公命人打开了房门,清风把披风扯了下来,又轻轻把她推了进去,顾沅略微踉跄了几步,随后便看到坐在书桌后的宁远。

    对方也没有抬头看她,仍是拿笔蘸着墨写着什么东西。

    “清风就是这样教你规矩的?”

    轻飘飘的一句话便令顾沅抛弃自尊跪在了地上,又脱去了那层聊胜于无的薄纱,露出一丝不挂的玉体。

    “爬过来。”

    顾沅只觉得自己的脸烧得通红,仿佛脸颊被人按在地上摩擦一般。

    许久,顾沅也没有动作。

    宁远仍是继续批阅奏折,只是稍稍拔高了一点嗓音。

    “李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