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分类 > 遗梦馆(H) > 爸爸的朋友(六)完结
    陈叔叔是被一个电话铃吵醒的,是司机小刘。他听着电话,吻吻正在装睡的我的头发。

    这通电话真正的把我们亲手构建的乌托邦打碎,叔叔要回去了...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偶然,都不会被知道,我背对着他蜷缩着身子忍不住低声啜泣。

    “西西......”他大概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没再继续,起身去了浴室。

    昨天的衣服遗落在楼下的更衣室,我没什么衣服可穿只好披了浴袍下床。

    这时陈叔叔也洗漱完毕,穿着整齐的出来了。

    看我这身打扮也没说什么。

    我心里有些失落,睡过之后连对话也变得简单了吗?

    他说他一会儿要赶飞机回去,

    他说还有工作要处理,

    他说给我交了早餐不要忘记吃......

    好,都好,我怎么都行。

    临走时,推开房间的门,他突然回头,对床边的我说:

    “把你的手机号给我吧...”

    我过扑了去,握紧他的手,用指甲狠狠地在他手心里写下一串数字。

    他合紧了手,将我拥入怀中。

    最后的一个吻是那么难舍难分,他却还是将我若有若无的推开了,

    “西西,时间到了......”

    ......

    他走不久,一个女服务员敲开房门给我送了一套不错的新衣,说是没留姓名的人订购要送到这里的。我拨通订早餐跟衣服的预留电话,是酒店大堂的公用号码。

    我想,我大概没法主动联系他了。

    只有那串无形的数字......

    我们的一切故事就像这一串无形的数字一样,在彼此生命中没有一点发生过证据,只是身体知道,只是心知道......可是啊,亲吻的痕迹会变淡,拥抱的温度会变冷,记忆也会被来去匆匆的其他人所覆盖......这串数字也许你转身后也就忘了吧...我又怎么能期待你再联系我呢?

    ......

    从陈叔叔走后,我的生活还是按照之前的轨迹平淡的发生。爸爸也再也没有提过这个名字;再也没有提过“四人组”;也没有问过那天晚上我到底去了哪里;跟谁在一起;为什么陈叔叔再也没出现在他们的监控区......

    确实,他有脸问吗?我又有脸答吗?

    我跟爸爸之间有了难以突破的隔膜,我的话更少了。直到叁年后,大学毕业时,妈妈举办了个小小的庆祝趴,我被表姐劝酒,喝了很多,才突然发作。

    “一直没听说西西恋爱的事儿,西西你都22了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啊?快跟姐姐说说~”

    “没有,哈哈哈,没有过...哈哈哈”我眯着眼睛傻笑着说。

    “我才不信呢~还是说学校里的看不上,喜欢老点儿的?”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