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分类 > 遗梦馆(H) > 小和尚(二)补增章
    旧礼堂,深红丝绒幕布,漆光木地板

    梦里的事会在现实发生吗?

    我受邀参加一个远亲的婚礼,地点一个旧礼堂里,礼堂是原来的一个天主教堂改的,现在出除了建筑本身与周围老式瓦房格格不入以外,几乎看不出曾经的宗教痕迹——以前立十字架的位置已经换上了老年活动中心的牌子

    这里是山城,城市小但五脏俱全,我从这里待到上大学,后来就搬家走了,不常回来,却也能清晰的记住老城区的结构。

    老城都是井字形的,中间有个主街,两边儿对称分布,中间穿插的横向大路把整个城市分成多个街区,主街向北一路直通山脚下,山上一水儿的道家的庙,唯独山脚下有个佛寺

    这次回来参加的这个婚礼主角是对儿夕阳恋,女方信耶稣,男方信佛。也是稀奇得很,专门挑了小城唯一一处天主教旧址举办婚礼。

    我坐在后排,看着被红色绒布盖着的老年活动中心的牌子,不免觉得有些滑稽。

    婚礼是西式的,神父主持婚礼,致辞完毕后又在男方的要求请出山下临音寺的和尚来敲敲念念的。

    和尚?婚礼?

    怎么想怎么别扭,也不知道住持是怎么答应下来的。

    等等,和尚小和尚

    我脑子里闪过什么,这是什么熟悉的感觉,突然一瞬曾几何时好似经历过一样?

    我还在挠头,几个和尚就从后门鱼贯而入

    我回头,一个穿着灰色袈裟的小和尚,拿着木鱼低头走过,他的脸庞在我面前一闪而过,驻足,他背立我念着梵语,声音与其他人融在一起

    我们曾经见过,而且不止见过。

    我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跑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

    婚礼还没结束,我跟着和尚们溜了出来。他们四个人排成一排,我尾随的是最后那个背影最瘦削的和尚,我排在他后面一比量才发现他个子倒不矮,我才到他肩胛骨。

    正得意没被发现,头顶一个声音把我吓了一跳。

    “施主?施主小心吓到施主了,我的过错。”

    他的突然转身,让本就心不在焉的我差点从台阶上绊倒。这个和尚也确实眼疾手快,抱住了我腰,才让我免遭破相

    一切发生太快,我还来不及反应,他已经说完了一串的话,竟已经向我认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