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未分类 > 遗梦馆(H) > 小和尚(补七)小和尚的自我性教育
    我来到临音寺已经叁天,除了待在客房里进行所谓清修,就只是偷偷拿小和尚寻开心,看他被我都得耳朵通红羞涩不已的样子,仿佛又回到梦里的时光嗯,那时候,我还很攻……

    今天寺里的众和尚又被主持派了下山,不知道又搞什么活动。寺里变一下子空了许多,我无聊,就偷偷溜进了小和尚的卧房

    小和尚从小就跟方丈长在寺里,比起其他和尚,寺里是他唯一的家,他也理所应当的有着独自的房间。房间不大,却整齐的很。我巡视了圈就铺在了他整洁的床上,瞬间檀香味和晒过的”阳光味儿”就涌进我的鼻腔,我的整个身心都在这有着小和尚温度的床榻上放松了下来

    躺够了,我起身,想要抚平枕巾上的褶皱,突然看见一个粉色的什么东西从蓝色的枕头下露了出来。

    是一个记事本。

    这个陈旧的密码本硬封皮已经褪色了,上面却清晰的贴着我小时候的大头贴。封皮上有用记号笔写上火星文,这是我大概左右我十二叁岁时的日记本!

    打开第一页是用荧光笔写的大大的花体字:戊日西。

    一页页翻下去,精致圆体文字或是潦草的连笔字,多是寥寥几行就翻页重写流水日记。这大概是当年我假期跟着舅舅在寺里小住时候的记事。依稀记得当时每天就就是歪着头趴在桌子上赶假期作业,最快乐的休闲就是欺负不知名的小和尚们,晚上学着电视剧女主写写日记。

    大约只有六七页,我的文字就戛然而止了,那时候懒于记日记,这个本子也就随意丢在一边了。只是令我惊讶的是,空过一页白纸,后面娟秀的字迹细细密密的一页页排在纸上  ,对照日期大约开学离开寺之后的记事。

    这是小和尚的记事。

    零七年,九月一日:

    西西姐姐走了有叁天了,听师兄说山下的学校都是这时候开学。

    我们出家人不一样,师父说,念经打坐禅定都是每天必须的事。只是空潺打坐的时候会偷偷把眼起一条缝,这样就能看见西西姐姐在院子里捉蝴蝶了。

    其实西西姐姐也很无聊吧,毕竟她的朋友都在山下。

    零八年,一月一日:

    今天王施主来了,他就是西西姐姐的舅舅,我以为西西姐姐也来了,就在门后偷听她跟师父说话。谁知道白高兴一场!

    西西姐姐要高考,听说要上很多补习课。求佛祖保佑西西姐姐能顺利考上大学吧!这样以后的假期她就有时间来寺里了

    一零年,二月十叁:

    最近忙着春节,寺里参拜也是热闹。